颜宁、张文宏等对话免疫学家祁海:新冠病毒的免疫征途


网易科技讯5月28日消息,未来论坛联合科学、医药、临床等领域内的知名专家打造的“《理解未来》科学讲座:病毒与人类健康-专题科普”的第十一期直播中,清华大学终身教授祁海为我们带来《新冠病毒的免疫征途》的主题分享。祁海教授从基础免疫角度介绍了新冠病毒及其引起的疾病。同时,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、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颜宁担任主持人,开启了主持。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曹彬、复旦大学病原微生物研究所所长姜世勃、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李文辉、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转化医学研究院副院长牛俊奇、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等专家共同发问。

祁海教授表示: “不管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,每个人每天不可避免地都听到新冠病毒,之所以叫它冠状病毒,是因为在电镜下看起来像一个花冠,它的Spike蛋白长的也像花冠。它需要和宿主的受体转换酶2进行结合才能够进入细胞。这次的新冠病毒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,跟其它冠状病毒相比,它的Spike Protein上多出来一个酶切位点,使它和受体结合以后产生融合构象的效率非常高,所以它的感染性也很高。

另一方面,从人体的角度来看,我们可以看到除了肺细胞,肾脏、肠道、肝以及心血管系统的内皮细胞,甚至包括男性生殖腺都表达ACE2,所以这样广泛ACE2的表达使得潜在被感染的细胞很多,因此可以理解病毒会造成多器官病变的病理学机理。”

谈及人体的免疫系统如何来应对病毒感染?祁海表示,理想的情况下,一次完整的免疫反应过程是,“我们被感染,然后产生了获得性免疫,指数增长,杀死并清除病毒,最后形成免疫记忆系统,下一次再感染的时候就可以很快地抑制住。”

以下分享的就是祁教授的演讲全文:

(注:本文PPT图片由讲者提供,未经允许不得使用)

颜宁:大家好!我是颜宁,现在在美国普林斯顿,这边是凌晨时间,不过幸好我是夜猫子,所以还可以和大家顺畅地交流。首先非常荣幸得到未来论坛的邀请,帮我实现我从小的梦想,就是当主持人,我是一个被科研耽误的主持人。与其他主持人不同,我比较话唠,给了我5分多钟时间。可能国内朋友们主要从新闻里了解美国的情况的,我想花两三分钟时间给大家讲讲身在美国是什么样子。当然这不具备代表性,只能代表我自己。

到现在为止美国确诊的新冠人数已经超过150万,死亡人数很快要达到9万人。大家都知道全世界最严重的疫区依旧是纽约市。纽约州总人口840万,现在确诊35万,死亡2.8万。我所在的普林斯顿是在新泽西州,新泽西在某种程度可以说是纽约市的后花园,这个州其实非常小,但是确诊人数却位居美国第二,新泽西总人口是888万,确诊14.5万,死亡超过1万人,10261人。再往下说,普林斯顿所在的Mercer County有583平方公里,什么概念?清华所在的海淀区是426平方公里,这个地方比海淀稍微大一点,但是人口少得多,只有36.7万,这么小的地方,这么点人,确诊5719人,这就是我们这边的情况。

就我切身的感受来说,我自己也写了一系列的日记来记录这一段时间。我所在的普林斯顿大学2月基本没有人提新冠,这和美国大城市差不多。即使意大利2月已经很严重,但是感觉身边的人还没有当回事。3月9日普林斯顿开始发一些通知,过了几天就有2例确诊,陆续越来越多。3月9日发通知,3月23日闭校。从3月23日一直到现在都是居家工作,实验室全部关闭。除非你的科研和新冠直接相关,否则大家都是在家工作的状态。

最近的热门话题就是复工复学,本科生来说秋季能不能返校还是个问题,大家要根据情况慢慢判断,基本上还是把网课作为重点。但是普林斯顿的本科生体量远大于研究生、博士后,所以现在正在讨论我们教职员工、博士后、博士生可能开始一步一步回到实验室继续科研。在过去一周我们收到通知,你可以从学校订购PPE个人防护品。之前疫情刚刚发生的时候各个实验室把口罩、手套、实验服都捐出去了。现在学校花了相当一部分时间重新购买这些东西,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,这就是我们现在的状态。

过去两个月我们这边很多人越来越习惯在家工作,如果不看新闻还蛮开心,但是一看新闻还是蛮压抑的。新冠不仅给我们人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,对于科研工作者来说,它也让我们意识到我们过去的知识是多么的局限。很多学生物的校友一起讨论,都后悔当初没有学免疫。这次当我的前同事,也就是清华的祁海教授问我要不要主持一下我的讲座?我说求之不得。因为祁海在过去将近20年从事的都是免疫的研究,可以说对于新冠他知道的比我们多得多,所以非常荣幸地介绍一下我的前同事。

祁海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,现在属于北大了,当时他还是北医的,和屠呦呦是校友。他学的是临床医学,至于为什么没有留下来当医生,反而进入了科研领域,这里面是有故事的。1997年他赴美留学到了University of Texas Medical Branch (UTMB)从事免疫学研究,2003年获得博士学位后去NIH从事博士后研究。2009年祁海回到了清华大学,任教清华大学医学院至今,一直从事有关免疫反应调控的研究。在我认识的这个年龄段的科研工作者当中,我认为祁海是最富有创造力的学者之一,而且他的研究非常有意思。由于他的杰出工作,基本上他这个年龄段可以得的奖他都得过,比如说国际免疫学会研究者奖。祁海的工作获得了国内外的广泛认可,是在国际上非常被认可的一位青年学者,包括国内的长江学者、杰青,国际上的霍华德休斯的国际学者等等。

下面我们有请清华大学医学院祁海教授。

祁海:谢谢颜宁老师热情洋溢的讲述,看来我的前同事话唠的特点还是没有改变。我来共享一下我的